青铜门的执念

【瓶邪小短篇】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

吴邪搬了把藤条编织的躺椅放在窗边,准备睡个午觉。
自从在雨村住下后,他每天过得就像退休老干部,还差杯茶和一个装着鸟的鸟笼就齐活了。
吴邪看了一眼窗外雾蒙蒙的山,觉得今天也是个睡午觉的好天气,便躺到藤椅上,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这里没有青铜门,没有“终极”,没有汪家人。。。
如果他的前半辈子里也没有这些,会不会日子好很多?
说不定他现在还待在那家不大的古董店,老老实实做一个古董店的老板。
。。。。。。
眼前熟悉的光景让他恍惚。
西湖。。。正在晨练的大爷大妈。。。
吴邪扫视了一圈店内熟悉的摆设,最后视线回到眼前的电脑。
时间显示,2016年。。。
他按着自己的习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黄鹤楼和打火机,愣了两秒,然后点上,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现状。
他瞄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是他的手机没错,屏幕上还留着一道浅浅的划痕。
他打开手机,翻看联系人。
没有。。。。
一个也没有。。。
没有联系人。。。。。。
他放下手机。
现在目前的状况还没有让他到慌乱的程度,起码他还能思考。
一,有人把他弄到了这里还删了光了他的联系人。
二,青铜铃。
比起第一种可能,吴邪觉得第二种更大一些。
那他就更没必要慌了,如果有人对他用了青铜铃,就一定有他的目的。
到时候就随机应变吧。
吴邪把烟头摁灭在桌上,站起身,走到架子前,把店里的古董看了个遍。
铃声响起,吴邪看向手机,走过去,接电话。
“你好,是吴邪先生对吧,有一份你的快递,你现在在家吗。”
“在。”
“好,快递五分钟就到,你稍微等会儿。”
事实上没有五分钟,快递一分钟就到了门口,一个其貌不扬的快递小哥拿着一个中等的长方形包裹走了进来。
“是吴邪对吧。”
“是。”
快递小哥撕掉了快递单子上的复写纸,递过来。
“你的发票,收好。”
吴邪拿过发票和包裹,他看了一眼包裹和发票,说:“谢谢。”
“没事。”
快递小哥走出了古董店。
吴邪看着发票上写着的快件名,莫名感到不安。
上面写着:《盗墓笔记》全套+番外
他拆开包裹,包裹袋子里是一套书,他又拆开了书外面的壳子,撕开包装膜,把书一本本堆在桌上。
如果就这些东西的本质来讲,就是一堆纸,而这些纸却让他觉得不安。
如果这就是这个梦的核心,那他避无可避。
吴邪挑出第一部,翻开,从第一个字开始读起。。。。。。
夜已深,微凉的晚风从门口吹来,吹散他面前升起的烟。
吴邪把身上最后一根烟抽干净,烟头被丢到地上。
地上已经散了不少烟头。
他看到最后一个字,把书合上,手竟微微颤抖。
这可要比当初第一次被青铜铃坑时,威力来得大。
这书里写的,分明就是他经历的!
他点开网页,搜索《盗墓笔记》,网页上,简介中“主角吴邪”四个字有点刺眼。
他忽然想起睡着前,他心里所想。
“如果我的前半辈子里也没有这些,会不会日子好很多。”
现在他的愿望实现了,这里确实没有青铜门,没有终极,没有汪家,什么也没有,同时,也没有他。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吴邪这个人!吴邪只是个主角!
如果这就是这个幻想的全部,那还真是值得称赞,因为它确实让他觉得害怕了。
如果他不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他又是什么。。。
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身边的人也都是不存在的!
他这些年的经验,在此时完全帮不上他。
吴邪第一次感觉有些无措,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他低头看自己的手,他的手也变得模糊了,像是在消失。
。。。。。。
吴邪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梦里的恐惧仍残留在心底,梦的具体内容他却有些不记得了。
很模糊,似乎是个噩梦。
张起灵不知何时坐在了他旁边,此时被他的动静吸引而看向他。
吴邪从躺椅上坐起来,望向窗外被雨雾笼罩的模糊的景色,梦里的一切却开始渐渐清晰起来。
他捏紧了拳头,心中的恐惧却在加深。
如果这不是梦。。。。。。
“张起灵,我。。。。。。”
张起灵看向他,等他说下文。
吴邪看着那双依旧淡漠的眼睛,忽然觉得会为一个梦发愁的自己有些可笑。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这里挺好。”
张起灵点了点头,继续看向窗外的雨景。
吴邪松开了拳头。
在这个梦里,他最怕的不过是。。。
只有一个吴邪存在的世界,却并没有张起灵。
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也转头看向窗外。
对他来说,这里就是真实。

-end-

评论

热度(11)